无题【仏中心/法贞Dover玻璃渣掺味音痴】

弗朗西斯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神经病。自己一直执着于很多东西不想忘可是偏要忘,不得不忘。
他很久以前有一个兄弟,后来为了财富把他杀了,据说现在他的兄弟成了德意志。
于是他决定忘掉他的兄弟。
等到那个傻小子跑过来问德意志是不是他的时候,弗朗西斯只好装傻。
弗朗西斯有一个从小就很喜欢的孩子,是他的老邻居,他觉得那孩子很可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一见面就要吵架打架。于是每次都停下想要揉揉他脸的动作,改成敲他一下头。
后来两个人打了一场战争,别人都说他们是疯子。因为他们打得太久了。
战争里弗朗西斯失去了一位少女,一位永远的英雄,罪魁祸首是那个孩子,可是弗朗西斯一点也不恨他。
怎么去恨呢。
于是弗朗西斯选择将少女忘掉,将大火忘掉,连同这一百年通通抛之脑后。
等到又一个长得很像她的少女出现,弗朗西斯的心突然痛起来。
本来是不应该痛的。
他又突然想起那个孩子的眼神,嘲笑与厌恶或者说别的不好的情绪。
那个孩子到后来长大了,变得很强大,比当年的自己更加强大。弗朗西斯很高兴。
然后那孩子又遇到另一个孩子,眼睛是海水的深蓝。
拥有蓝色眼睛的孩子长大了,他是雄鹰,渴望飞翔与强大。
出于嫉妒,出于复杂的心情,弗朗西斯决定支持他独立。直到后来弗朗西斯看见已经变得那样强大的孩子跪倒在雨中痛哭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应该那样做。
可是没有什么办法,有些抉择无法更改。
于是弗朗西斯选择再一次忘记,连同他痛哭的身影。
到后来弗朗西斯自己也衰落了,他开始变得归于平凡,不愿再去征战,他累了。
有一天他看见当年自己那样心疼的孩子笑着和那只雄鹰拥抱在一起。
弗朗西斯笑起来,那个晚上他把所有关于亚瑟.柯克兰这个人的记忆全部扔掉,就只剩下一个北/  爱/尔/兰及/大/不/列/颠。
没有什么再好忘记的了。
直到有一天那个叫做英/国的邻国对他叹息一声,说:"波诺弗瓦,我真讨厌你,明明留下了一百年,你还是要忘掉。"
弗朗西斯就觉得自己真是个神经病。
我明明一点也不想忘记。
不得不忘。

评论
热度 ( 2 )

© JAC灯_DU『Crazy in 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