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和傻子〖宫相梗/仏英/渣/BE〗

亚瑟.柯克兰像日了狗。
他还真没想到他的好国王这么会玩捉迷藏。
已经是第五次了,在他的房间里发现了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眼巴巴的看着亚瑟,可怜极了:“小亚瑟作为宫相不是应该管管哥哥我的家事吗?”
柯克兰扶额,给他翻了一个帅气的白眼。
“是宫相没错,但这并不代表我就可以直接代替成为您的伴侣了。”

当然,在那之后柯克兰先生还是被吃抹干净了。

柯克兰家族作为世代属于波诺弗瓦王室的“附庸”,从金凤尾时代开始就一直作为王室的宫相。
世代都要被压迫,柯克兰家族一直多有怨言。
连着几任国王大都不理政事,宫相的势力从国王的家到了国王的位子。
亚瑟.柯克兰的父亲,奥利弗.柯克兰在前任国王在位时,已经几乎可以达到一手遮天,国家上下的事情已经统一由姓氏为柯克兰的人处理。
民众说,宫相是未加冕的王。

亚瑟柯克兰曾经问过他的恋人关于政权的问题。
国王趴在床上揽过他的腰,一个缠绵湿漉漉的温。

“如果是亚瑟的话,哥哥我很放心。”

他苦艾色的眼眸深深的看着他的恋人,一语不发。

教皇回信。
“谁真正为国家做事,谁便可坐上王位。”

逼国王下台那一天,亚瑟.柯克兰穿上他华丽的宫服,倨傲的看着波诺弗瓦。
那双鸢尾紫的眼睛里没有任何惊讶,甚至看不到一丝感情。
柯克兰有些气愤,他有些觉得弗朗西斯一点都不在乎他,或者说这次逼宫他早就知道会发生。
他在骗他。
握紧手中的剑,刺下去。

孔雀花时代来临了。
国王是个骗子。民众这样评价。
他们津津乐道于姓氏为柯克兰的国王和前任国王,弗朗西斯.波诺弗瓦的故事。
他们说,这是一个甘愿被骗的傻子和骗人却让自己心痛的疯子。
柯克兰听到的时候会点一点头,嘴角上扬,自嘲的笑一声。

评论 ( 3 )
热度 ( 16 )

© JAC灯_DU『Crazy in Lov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