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蜜汁脑洞 ooc注意 仏英仏

1.
我叫亚瑟.柯克兰。我是一个落魄的英国诗人,迫于生计来到法国,在杂乱的小租屋待了几天后,我实在忍受不了,决心找一处够大,够美丽的地方。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我认为我的灵魂将枯竭死去。
不久后我发现了一处好地方,房东是一位优雅的——寡妇。她和我说愿意降低价格,也许是因为看上了我。不过还是感谢耶和华,因为这确实是个不多得的好地方。三层楼的别墅,波诺弗瓦夫人,抱歉前面忘了说,房东一家都姓波诺弗瓦,她愿意将光线视角都恰到好处的顶楼让给我住。这样一来花园和街道旁的美景都可以收入眼底,利于创作。
死物终究没有一个生命来的鲜活美丽。
瞧瞧我发现了什么,那真是个好孩子。他喜欢在花园看玫瑰,金色的长发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娇嫩的脸蛋让近旁的玫瑰都黯然失色,鸢尾紫的眼眸有着塞纳河的风情,他简直就像一首优美的诗!更何况少年似乎钟情于法国中世纪时女性化的服装,这使得他更多了几分超越性别的美丽。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我无时无刻不在心中呐喊的少年的姓名,自打我见到他开始。
如此渴望,如此愁苦!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对一个孩子产生兴趣。也许是因为我十四岁时的恋人,阿尔弗雷德.F.琼斯死去之后,我一直无法自拔的缘故。
在我眼中,12岁到16岁的孩子简直就是妖精!
他的每一次靠近,与我交谈,我都无法控制心神。每当闻到他头发的香气,每当他的声音响起,每当他孩子气的撒娇,我都在无法抑制的想象着他在我身下尽情叫喊的样子。

我意料之外的,波诺弗瓦夫人死了。我才明白她如此高贵优雅却急着找一个结婚对象的原因,身患疾病却要照顾孩子,为此可以抛弃自身感情而去结婚,这真是个好母亲。
我本该伤心的,却如此喜悦。

那个小妖精上了我的床!
一夜的翻云覆雨,让我和弗朗都十分疲累。我在他的脖颈处种下了一朵又一朵红艳的玫瑰,他呻吟着,亚瑟,亚瑟。
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关系,我变得专制,把他锁在家里,甚至连学校也不让他去,也许是有些过分,但是他只可以是我的,而不属于外面任何一个男人,我太怕这个小妖精被外面的男人抢走了。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请,那天那个男人到来时,弗朗欢欣的样子。
那个叫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的男人自称是波诺弗瓦家的远亲。
如果换做其他人,我绝不会开门,只是他太过像个将军,我竟鬼使神差的让他进来了。
弗朗从房子里飞奔出来,扑向他。
自此以后,每天我都能听见他们在房间中的交谈声,欢笑声,一如当时我和弗朗一般。
不记得在哪天了,那天我被出版社主编臭骂了一顿,回到家意外的没有听到交谈声,连他们俩人都不见了。
我去了弗朗的房间,那欢好声刺痛了我的耳膜。我打开房门,贝什米特在我的弗朗身上冲刺,而我的弗朗也随之呻吟。
第二天,弗朗不见了,只留了一封信。

我先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再见。                                                                      F

真是很好。
2.
我叫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今年十七岁。刚刚从老情人那里逃出来正要回家里去。
您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好吧,让我从我十四岁开始说起。
我跟路德走了,留下了亚瑟。我只是觉得好玩罢了,可真没想到,路德和我做了几次之后就显现出他抖S的本性!
哥哥我可受不了。
我开始长胡子了,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去泡吧,找女人,可路德比当年的小亚瑟还专制,连女人都不让我碰!
想想看,我在外面和男人、女人做,回家了还得被他操一顿,要不是在外面我都在上,那现在我估计就得有个光荣的称号叫做“jing液承载器”了。
这么几年下来,我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在安东和基鸟的帮助下,哥哥我英勇的逃出来了!
多次打听之后,我才再次回到那个庄园。
从外面可以看到庄园内的玫瑰和鸢尾依旧漂亮,看来小亚瑟真有好好照顾它们呢。
我理了理衣服,把刚刚买的玫瑰整理一下,敲敲门。
“今天邮递员不是来过了吗?”
看来他很孤独,平时没有什么人来找他呢。
看着粗眉毛的绅士嘴唇颤抖双眼发红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把玫瑰递给他。
“亚瑟,我回来了。”
“弗朗西斯……你个混蛋!”
他用力的一锤,我把他抱入怀中,就像当年他抱着我一样。
“小亚瑟,想我了吗?”
“才没有呢baka!”
好吧,不管怎样,这里才应该是哥哥我的所爱啊。
故事到此结束了,先生小姐们。
Bonne nuit.

【FIN】
祝变攻的弗朗和受气的小亚瑟幸福快乐。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JAC灯_DU | Powered by LOFTER